海外拾贝

离别,还念

稿件来源:汉语国际推广基地办公室 图片来源:汉语国际推广基地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3-12-30 访问次数:

姓名:高亦霏   职务:孔子学院专职教师

海外经历:2010.9--2012.6  法国勒芒市(LE MANS)圣路易初中和圣十字高中

 

还记得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我再次被分配到法国勒芒的圣路易初中和圣十字高中担任为期一年的汉语教师志愿者,那时是我在这个岗位的第二个年头。下飞机后又是一次漫长的安检、过海关的流程,有了一次经验的我这次终于可以淡定的和入关人员交流。当自己回答她入法国是为了做汉语教师的时候,看着那个法国小姑娘略带惊讶的表情,心中涌起的是一丝丝作为中华儿女的骄傲。
再次见到熟悉的老师、校长和一些学校内的工作人员,觉得几个月的分别并没有让彼此产生太多的疏离感。大家依旧那样友好地与我打招呼、聊天,仿佛我不曾离开过。尤其是晚上一起在教工餐厅吃饭的时候,那几个格外熟悉的校监更是不停地向我询问这次回到中国的近况,让我心头一阵温暖。记得第一年刚来这里的时候人生地不熟,法语口语水平又成问题。多亏了那几个校监,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总是尽全力的帮助我。要知道,我这里有一个“小恶魔”班级,若不是最初有他们帮我全力“镇压”,对于初来乍到的我还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当时我刚刚到这里不久,他们对于中国的了解还真是少的可怜,我还清楚的记得有一个校监问我中国有没有自来水,把我弄得哭笑不得。而如今在我每次晚餐时的“普及教育”下,他们已经可以跟我聊中法两国教育制度的异同,真是让我无比欣慰!越是这个时刻,我的心中就越是对于祖国的蓬勃发展有着深深的期待,只有中国自己的强大,才能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从而想去认识中国,了解中国。
说到中法两国的教育制度,不得不说,跟中国的莘莘学子们相比,法国的初中、高中生们要自由轻松很多。这里的孩子少了一些进取心,不过多了一份天真和直率。教学氛围也是大大的不同,这边的老师在课堂上喜欢以提问或者让学生做演讲、报告等形式启发学生的自主思考和独立表达的能力,而中国的课堂上多数遵循着以教师为主体的“传道授业解惑”模式。因此这边的教学氛围相对活跃,学生在课堂上可以畅所欲言。但也由于这样的课堂氛围,使我最初的上课状况简直可以用“人仰马翻 ”四个字来形容。学生正是调皮的年纪,这里的教学习惯又是畅所欲言,再加上看到我这么个法语口语半吊子的外国老师,真真是惨不忍睹。不过,第二年当我熟悉了这些小家伙的调皮捣蛋,就开始尝试鼓励学生独立思考、积极表达的方法。同时,也将中国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加入到课堂纪律中。总体来说,学生们还是可以在热烈的气氛中让我的课堂进度按照计划正常的进行。
两年来,承蒙老师和校长的信任,除了正规的课程教育,我还做了一些其他的相关工作,比如参加多次学校对外开放日,向校外人士宣传中国语言及文化的发展前景;组织学习汉语的学生交流聚餐;排练新年聚会的歌曲;定期组织汉语角等工作。
在法国的两年,漫长却又短暂。记得有一次我跟朋友去看勒芒的老城,爬上长长的石阶,踱过不甚宏伟但洁白圣洁的市政厅。穿行在窄窄的石板街道,坚硬的城墙上携刻着粗糙的线条,时不时的会有几家不起眼的小饭店,其实老城里面的法国餐厅都是别有洞天。小小的咖啡馆在法国也是从不缺少的,人们总是把座位搬到室外,有时是一个人闲适的读者报纸,手边是简单的意式奶咖,有时是二三人结伴,喝着微苦的啤酒聊天,街道里总是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夕阳透过树叶在身上打下斑驳的光影,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是这样的习惯了这个曾经我总是嫌它不够大,不够热闹的小城。
离开勒芒,我只带走了两个行李箱,里面是对那里满满的回忆。当然,希望我留下的不只是背影,希望那些我教过的孩子们能够继续对于中国文化抱有期待和憧憬,对于中文的学习能够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提高。
同时,这两年的工作经验也使我获益匪浅,对于对外汉语教学法和教学内容有了更加明确的认知。这两年的工作使我更加深刻的意识到:掌握一门流利的语言作文沟通媒介的重要性,对于我来说是法语,对于我的学生来说则是汉语。只有从深层次的了解并掌握一门语言,才能使文化之间的交流更为顺畅。作为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我为我自己的身份感到深深的骄傲和自豪,并且在此祝愿中国的语言和文化的传播能够蓬勃的发展,让世界看到中国,了解中国!
 
 

 

作者:高亦霏